欢迎来到环球体育·官方入口_环球体育app

生产视频

群体免疫全球第一国:以色列能,台湾能不能?

作者:张国荣 发布时间:2021-12-20 17:56点击:
总理带头打疫苗,短短时间超车全世界,接种率遥遥领先其他国家。以色列估计,2021年3月结束前,全国就可以达成群体免疫,这个新冠创伤严重的地中海小国,不管在生活、学习,还是经济运作上,都能恢复正常。以色列的经验带来希望,这个医疗系统效率世界排行前三的小国,有哪些经验值得台湾学习和参考?

“我们是个小国,我们喜欢旅行,旅行绝对是(接种疫苗)重要动机,大家都期待恢复旅行的生活,”坐在特拉维夫家中的视讯镜头前,艾.美芮(Merav Ashery)笑得开朗。

刚刚接种完新冠疫苗两周的艾.美芮看来精神奕奕,过去数年之间,她因为工作的关系,曾多次造访台湾。她和先生都习惯空中飞人生活,也因此,一谈到阻绝人类来往的疫情,两个人都迫不及待地分享接种疫苗的经验,虽然之前,他们对于是否接种疫苗,仍有疑虑。

以色列抢头香,全世界跟著跑

其实,这不再只是艾.美芮的疑虑,再过不久,包括你我在内,都必须面临相同的抉择,因为,在全球疫情方兴未艾之际,疫苗无疑是最后防线,而在这道战役前线,以色列正走在最前方。

以色列本就是医疗雪铁龙国家,不过,面对陌生的新冠肺炎,却付出惨痛代价,截至2020年12月底为止,这个人口约900万的地中海小国,感染人数高达42万人,死亡人数超过3300人。为防堵新冠,特拉维夫当局几度实施边境封锁,但在2020年秋天的封锁解除后,单日感染案例一度上冲5000人,这个让人惊心的数字,也让以色列政府下定决心全速推动疫苗接种。

12月19日,以国总理纳坦雅胡(Benjamin Netanyahu)在摄影机前露出手臂,率先施打该国第一剂疫苗,紧接著,每日15万剂的速度展开接种,两个星期内,全国已有10%人口接种第一剂疫苗。

跟大多数国家一样,以色列接种顺位,以60岁以上人口及医护人员为优先。2020年12月开始,短短三周不到,以国已完成全国60岁以上人口40%的接种率。

“政策上,要求先注射60岁以上族群,所以是60岁以上族群优先注射,然后其他人才可以申请接受注射,”但艾.美芮透露,现实上,由于并非所有60岁以上人士都会现身打疫苗,备好的疫苗往往会有余额。再加上辉瑞(Pfizer)疫苗有低温储存运输限制,一旦从低温环境中拿出来,就必须立刻施打。在其他族群开放接种后,艾.美芮便提出申请。

受惠于弹性作法,不到50岁的她在短短几天内就排上接种名单。到了约定施打当日,她前往明亮宽敞的特拉维夫疫苗热点,只等了10分钟就完成接种,之后,又在现场停留15分钟,观察是否有立即性的不良反应。

回到家的前几天,她说自己出现轻微的流感症状,但由于症状不严重,她并未进一步举报。至于她刚满50岁的丈夫,紧接著递出申请,一周后接种第一剂,然后再等一周,打了第二剂。

“我个人最初有点质疑,毕竟,这是新的疫苗,而且,以色列是第一个大规模接受施打的国家,疫苗很显然是在短期内开发出来的,”艾.美芮的丈夫说。

接种疫苗“是权利,也是义务”

新冠肆虐,让许多以色列人勤于接受病毒和公卫新知,艾.美芮一家人也一样。艾.美芮说,人们需要回去工作,孩子需要回去上学,“每个人都知道,以色列有超过4000人因新冠而死亡,现在全国的医院内,还有超过千人情况危急,医院负载严重,不立即采取行动,以色列有可能像疫情刚爆发的意大利那样。”

另一方面,做为两个孩子的家庭,包括艾.美芮的18岁女儿,已连续几个月无法上学,都在家靠Zoom接受在线课程,闷坏了的孩子跟大人一样,迫不及待想要恢复正常生活。

“打疫苗不仅是权利,也像是公民义务(civilian duty),为了让生活恢复经济,我们理解,是唯一能让经济和生活恢复正常的作法,”艾.美芮的先生说。

为了方便全民施打疫苗,面积不到台湾2/3的以色列,布建了100个接种站。也由于国土不大,物流系统发达,政府很快就备妥能应付低温运送需求的设备。

以色列还征求全国包括室内运动场在内的大型集会场所,这些宽敞的场所,即使人多时也不会太拥挤,兼顾安全和效率需求。热点一周七天无休,这样一来,也让上班族施打更为方便。

医疗效率、物流系统,傲视全球

做为医疗雪铁龙国家,以色列在刚过去的2020年,被《彭博社》评为医药效率指数全球第三的国家。前面说到的物流系统完善,正是让以国健保系统得以全速运作的后盾。

以色列健保系统由中央指挥,涵盖地方性的卫生组织(如地区诊所)。更重要的是,健保系统的附属单位强调与社区结合,熟悉社区样貌,并与地方人士有密切互动,因此,当中央一声令下,这些地区诊所能很快动员人们前往接种。

从疫苗施打网络的布建,到疫苗施打后的观察,以色列正走在全世界最前头,她的经验,对全球能否尽快走出疫情,影响重大。也因此,当以色列疫苗接种开始,世界各国的公卫专家和媒体,纷纷把眼光投向以国,特别是在不同疫苗效力不同的情况下,所有人都想知道,疫苗效果如何发挥最大效用。

根据以国近期一项针对20万名60岁以上族群的研究,研究人员把上述族群分为“接种”和“未接种”两组;两组都包括曾与阳性患者产生近距离接触,或是出现新冠感染初期类似症状。

在研究的前12天,两组成员感染率并没有出现太大差异,但到了第14天,已接受疫苗接种的观察组,感染率要比未接种者下降了1/3,值得注意的是,接种疫苗的族群,到了这个时候,大多还未接种第二剂(辉瑞疫苗必须施打两剂),如果等到第二剂都完成接种,疫苗造成的感染率下降将会更明显。

另一个值得振奋的消息,同样与60岁族群接种有关。根据以色列官方统计,该国的60岁以上族群,在1月2日达到40%以上的接种率,在此之前,该族群感染新冠的重症患者每周约增加三成,但在1月2日之后,该族群的重症患者增加率下降到7%。

相较之下,年龄在40到55岁之间的族群,每周增加的新冠重症患者比例并没有改变,这是因为在当时,以色列的疫苗施打,仍是以60岁以上族群为主,只有非常少数的其他年龄族群接受接种。

以色列评估,在把上述疫苗接种效果,置入疫情发展模型来推估,新冠疫情死亡人数高达近4000人的以色列,即使封城在1月底结束,3月之后,死亡人数仍将逐渐归零。根据另一项资料显示,以色列全国接种率将在2月底达到八成,届时,以国将成为全球第一个达到“群体免疫”的国家,艾.美芮一家人期待已久的正常生活,可望就此到来。

图/以色列总理纳坦雅胡毅然卷起袖子,率先接受疫苗注射。达志影像

3月大选,纳坦雅胡的政治豪赌

回顾2020年春天,以色列在新冠爆发初期,由于并未关闭边界,让大批确诊患者进入国土,也直接造成疫情在国内蔓延。决策失误,让以国付出庞大的人命、经济和生活代价,也让以色列总理纳坦雅胡民调一路探底,跌到五成以下。

不过,由于疫情实在太严重,在政府开始推动疫苗接种宣传后,绝大多数媒体都一反批评政府的态度,支持疫苗注射,而注射虽然尚未结束,但举国加入的参与感,已让新冠疫苗注射成为以国新冠经验的一大亮点,也连带拉抬3月即将再次大选的执政团队声势,让身陷贿赂等官司的纳坦雅胡,看到继续执政的曙光。

“疫苗政策我给政府高分,但美中不足的地方,在于政府决策的透明度,”艾.美芮认为。

在以色列经验受到全球关注的同时,包括以色列取得疫苗的代价,也纷纷受到检视,在疫情严峻和即将到来的选举双重压力下,以国为了优先拿到疫苗,究竟付出什么代价?由于辉瑞等药厂坚持采购合约不曝光,让整件事蒙上阴影。

根据披露的资料,以国政府允诺提供疫苗接种相关资料给辉瑞,让辉瑞得以持续进行疫苗改进和研究。

一如疫苗的分配不该由强国掌控,这些施打资料极其珍贵,是否该由药厂独家掌握?已引起许多广泛关注和讨论。

面对前所未见的疫情,无论是医药界、政策制定者,或是大众,都还有许多未解的问题,以色列经验能揭开多少迷雾,我们都在等待。

新闻资讯
相关产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