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环球体育·官方入口_环球体育app

空心砖机

杨婷喻:不纠结完美,效率取分致胜

作者:张国荣 发布时间:2022-05-30 23:40点击:
根据教育部统计,台湾连续10年高职生人数多于高中生;102学年度前,技专与大学的学生人数几乎是50:50,如果时间拉到更早,台湾技职教育培育出来的人数,远远大于大学。

这么一群撑起台湾社会的中坚力量,却在“学历至上”的刻板印象下,长期受到忽视。然而去年下半年,台湾的技职力量开始不断映入大众眼帘。

2019年8月在俄罗斯喀山举办、素有“技职奥运”之称的国际技能竞赛中,台湾代表团夺下6金4银5铜23优胜,世界排名第4。佳绩不只吸引十数家媒体报导,影片浏览人次破千万,回国后更由行政院长苏贞昌举办记者会表扬,并邀请登上10月国庆大游行。

正如苏贞昌在记者会上所说,教育的目的是让每个小孩都能适性发展,未来产业的发展与转型,更需要“能实做的人才”,技职教育,将是未来人才的重要动力。《远见》今年特别邀请在技职奥运上夺下汽车喷漆金牌、获选台湾代表团“国家代表选手”的台北科技大学杨婷喻担任封面人物,看见她怎么“想清楚自己要什么,找出强项、设定策略并确实实践”,成就货真价实的新台湾之光。

很多人看到我,第一个问题都是“你一个漂亮女生怎么会来当黑手?”当然不是我有什么先知卓见,就像大多数国中生一样,我毕业时也完全不知道自己未来要读什么。

我知道自己不是读书的料,第一件事就是把高中划掉。而高职当时最夯的领域是观光、餐饮和外语,但自己成绩不够优秀,观光和餐旅科系竞争激烈,我应该考不上什么好学校。

至于外语,我爸说,外语当然要好好学,但因为是“基本条件”,一定是附加在财管、国贸等其他科系上,才会有价值。

误打误撞进汽修 发挥女性强项

既然热门科系都没胜算,最后我把“护理”当作第一志愿,其次是“高工”。结果没考上护理,就这么误打误撞地进入工科了。

爸爸是学冷冻设备出身,我本来也想那就选冷冻相关科系吧?仓储物流是未来热门产业之一,但爸爸第一个跳出来反对。

熟知业内生态的他说,冷冻产业机具大,领域也窄,对女生来说出路不好。爸爸建议,汽车品牌多、通路广、产品成熟,未来不管走维修、保养、销售都可以,而且汽车产业女生多,毕业后出路绝对比冷冻好。

高工时,我就获选学校的汽车维修技术选手。这个领域的高手众多,许多同学从小就热爱汽车,我在国内赛的表现虽然不差,但也不到顶尖,始终无法突破。

大学时,我仔细思考后发现,“汽车喷漆”或许是一条新路。一来,台湾并没有特别注重喷漆,喷漆只是汽修课的附属课程。学校教喷漆的老师也是汽修科兼著教的,比较深一点的疑问,有时连老师自己也答不出来。二来,汽修牵涉到电路电机等比较专业的学科内容,对学历的要求较高。而喷漆是一门熟能生巧的科目,只要熟习基本技巧,不断练习,加上个人美感,就有机会胜出。

两相比较,我喜欢练习,而女生对于颜色、造型又天生比很多男生强;北科的学历,放在其他喷漆选手间也是胜出。发现自己在喷漆有优势后,大学时我就正式转练喷漆,第一次比赛就拿了银牌!我发现,思考后的选择真的没错。

国中时我常有“不知道怎么选只好随遇而安”的心态,但经过这次经验,我开始学著把事情想透澈后,再找出最有胜算的路;或许不能100%肯定这个选择一定最佳,但“动手前先动脑”,至少可以少走些冤枉路。

赛前先研究 拟定最佳得分策略

大学时我获选为喷漆国手,目标是前进“国际技能竞赛”,从集训开始,我就运用这套“先想再做”的方法。那时看到前一届选手比赛作品美到不行,却连优选都没有,我和老师都想不透。

我决定找出比赛守则和评分标准,研究国际大赛到底是怎么玩的?过去比赛会事先公布题目,现场针对题目调整30%内容,赛题往往“为比赛而比赛”,非常正规又制式。但今年开始,比赛题目不会预先公布,考题也宣告会“更实务”,内容偏向工厂实做项目。

接著,我把去年学长的成绩单找出来,马上明白为何上届作品那麽好却没得奖,因为评分表上“一堆零分”。

原来比赛评分不只是看结果,更重视过程,例如一开始的清洁有没有做彻底、是否用对清洁剂、是否拆卸正确、是否把防尘贴贴在对的位置等等,每道标准工序,都是一分。

我恍然大悟,既然设计美感上的分数无法掌握,那工序上的分数就一分都不能掉。毕竟光是拿对清洁剂就一分,这么简单的事情如果还拿零分,实在太亏了。

虽说大会没有公布评分项目清单,但我很清楚,标准只有一个,就是原厂操作手册。我找出喷漆原厂手册,对应喷漆过程每道工序,细细拆解“哪些工序写在手册上”“对于工序原厂的建议又是什么”。我要求自己每一个动作,都要拿下分数。

实作上,还是有些必须自己揣摩清楚的灰色地带,有时我自认为某个动作照手册来说应该要这样做,却被老师要求修正。

但我不是“乖学生”,和其他选手一样照做,而是反问“为什么?”如果老师说不出道理,我就不会接受,我的每个动作都要有根据,不能只是凭经验或照感觉。

另外参照学长姐的经验,很多人在赛事中会发生做不完的状况,就表示有很多动作是做白工。除了修正动作成为标准版,我也请同学和老师帮我计时,反复排流程。如果拆卸、清洁到喷完一扇车门,只有10分钟,那我要先做什么、再做什么、每个工序又只能给自己几分钟?把每个环节都仿真出来,我要用最短时间、做最少动作、做出最标准的工序。

先动脑再动手 少走冤枉路

在喀山比赛现场,我脑中想的不是“我要得牌”,而是“动作流畅”,这也是我在思考“比赛目标”后给自己的心理建设。

我平日是BMW总代理经销商台北依德车身课员工,工作成果是客人的汽车尽善尽美。但比赛是在有限时间内的一次机会,“如果做到最好却没有分数,那就没意义了!”因此我不纠结在每个环节到底是不是最完美,而是改用最有效率的取分模式来完成比赛。

图/在俄罗斯喀山比赛现场,杨婷喻不躁进,专注完成每个指定动作项目,尽可能减少失分;国际技能组织(WorldSkills International)提供。

比赛结束时,我不知道是不是得名,但我松了一口气,因为在时间内完成了。最后当被喊到金牌是“Chinese Taipei”时,我先是一惊,然后超开心地从座位跑上颁奖台,忍不住大喊“我帮台湾拿下第一面喷漆金牌!”

我不是特别会读书的人,但在人生的选择上,自己动脑思考后再决定行动,永远比照著别人的话做更值得。与其事后抱怨别人帮你做错选择,不如找出自己最有优势的地方,评估怎么让胜算提升,就能比别人少走很多冤枉路。

新闻资讯
相关产品